我的江豚,你的宝贝

时间:2014-01-17 ??来源:2013年4月10日《湖南日报》??作者:徐亚平

?它们,嘴巴永带微笑,游弋于长江、洞庭千年万年;它们,逐浪江湖,乐当渔民的“天气预报员”;它们,不愿孤独,喜欢与人类为伴……

可是,眼下它们已不足千头,经年累月还被人类戕害。您听见它们无助的呼唤了吗?看见它们绝望的泪水了吗?

它们有个伟大的名字:长江江豚。洞庭湖区的乡亲们亲昵地称之为“江猪子”。大家的意识里,江豚就像是自己家里养的“猪宝宝”,既平凡,又亲切。

覃晓光先生邀我和他谈江豚。他说,今年正月初一,浏览了2011年10月22日《人民日报》副刊,无意中看到我的散文《为一头“猪”发表宣言》,陷入了对长江生态和江豚命运的忧思。而当天,我为了这头“猪”吃了个“暗亏”:洞庭湖上追击非法捕捞,撞了个“肠穿孔”,糊糊涂涂进了医院,被做了个“剖腹产”。

说起熊猫,人人都爱它。说到江豚,知者寥寥。我研究了,长江江豚是地球上的高智慧动物、全球唯一的江豚淡水亚种、中国淡水水域唯一哺乳动物,处于淡水生物链顶端。

请别嫌我啰嗦,让我一口气说出它的许多特点——

古老。它已在地球上生存了2500万年,比熊猫年长8.3倍,是长江生态的“活化石”。

智慧。智力与三岁小孩接近,你喂它一条鱼,它会微笑着表演一个360度的翻滚动作。

进化完美。雄性的鸡鸡、睾丸藏在体内。雌性的子宫与人类一模一样,怀孕11个月,一胎只生一个;乳房长在阴道两旁2厘米长的乳沟里,哺乳的时候才张开那条细细的乳沟,伸出黄豆般的乳头,喂完,迅速收缩,藏紧,隔水装置极好。江豚还会玩高科技:用回声定位捕鱼。

性情活泼。成天笑呵呵的;滚圆的身体常在水中不停地翻滚、喷水;喜欢追逐船尾的白浪花。

友善侠义。当渔民兄弟落水,江豚会见义勇为,群体救人;它从不伤人。

家庭和睦。一家三口形影不离,朝夕相守。妈妈是全日制奶妈和保姆,常年驮着宝宝在水里游;爸爸是全天候保安。爸妈从不会丢下孩子一秒钟,不会因为要外出狩猎而派生出“留守儿童”之类的社会问题。

为人忠诚。江豚女不会红杏出墙;江豚男不会陈仓暗度包二奶。夫妻举案齐眉,恩恩爱爱。

种群团结,最具团队精神。每天早上七点多,它们三五户人家相约集体围猎,大老远构建一个包围圈,慢慢压缩“鱼团”;最后总会有一个健硕的“投篮手”,从水底爆破,打散“鱼团”,让惊恐万状的鱼儿直往它们嘴里飚。不论大小贵贱,它们会共同分享劳动成果。它们不用牙齿咬呀撕的,就囫囵吞“鱼”,从不会出现血腥的场面。

大气。不管人类怎么待它,总是一张扁平的W式笑脸,纵使受到人类欺侮、伤害,也报以唯美的微笑;它也会哭,还流泪,泪珠儿像桃花谢过后的小桃子;像女子胸前的项链坠子。看到它哭泣,我就跟着流泪。

刚烈。大难来临,家庭成员生死与共,不会苟且。每次看到一个江豚死亡,我就知道,这一家子都完了,我就痛哭。江豚和难兄难弟白鱀豚一样,都不听他人摆布。我们岳阳的白鱀豚“淇淇”送给武汉,养了22年,科学家好心给它找了佳偶,“淇淇”?就是不来电,一生没有恋爱、婚育。看到它的标本,我暗暗哭了一场。哭过后,我写了《淇淇,岳阳人心中永远的疤》。

江豚男最具牺牲、献身精神。有人用海网捕鱼、或者科研人员围捕江豚时,平时爱扎堆的江豚们都会四处散开;实在逃不脱魔爪时,江豚男总是奋不顾身,用血肉之躯筑起第一道、第二道、第三道甚至第四道防线。最后被捕的都是江豚男。伟大啊,江豚男以生命护卫自己的妻室儿女!

这就是灵性、智慧、文明的江豚,人类的道德楷模!

始终洋溢着笑意的江豚,如今正在流淌苦涩的泪水。前年摄影师拍了江豚眼睛里流出的一滴透明液体。网民们惊呼:江豚哭了!

可爱的江豚因何而流泪?它们舍不得离开生活了2500万年之久的长江啊!遗憾的是,它们已经被逼入了绝境。

江豚喜欢人类,但又最怕人类伤害它。水污染,够它喝一壶的了。螺旋桨也加入了“腰斩”江豚的行列。非法捕鱼同样恶毒:电捕鱼、迷魂阵、滚钩、拖网、炸药、矮围,招招致它于死地。电捕鱼不是直接电死就是击伤它,打得江豚妈妈不怀宝宝。

人类啊,您的“善”哪儿去了?!

人类的行为,还给智慧的江豚带来一个巨大的错觉。以为鱼类资源是自然锐减的,为了保留自己这个种族,它们就多生男孩,少生女孩,形成很多雄性江豚打单身的局面,生育率自然大大降低;有的江豚还当起“丁克家庭”。江豚对其自身生育率的自觉降低,就是简单地为了防止群体饿死。

此刻,您了解了江豚是怎样一种伟大而可怜的物种了吧?近年来,长江江豚持续锐减,目前其数量比国宝大熊猫还少800头。世界自然基金会官员韦宝玉称:江豚是中国种群数量下降最多、下降速度最快、生存现状最濒危的野生动物。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员王丁预言:长江江豚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白鱀豚。10年内,江豚也将灭绝。

我们已经对不起白鱀豚了!难道,我们还要对不起江豚吗?江豚灭了,就是我们这代人的罪责!人类啊,你没有权力剥夺江豚的生存权!

一千年前,林逋老先生以梅为妻,以鹤为子。今天,鄙人东施效颦,把江豚看做儿女,决定以自己后半生来守护它。我“娘家”湖南日报集团领导支持我组建“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”。岳阳市委常委会上,我利用会议间隙找领导汇报。四级人大会上,我托人大代表上保护江豚议案。还在厕所里堵住了市委常委樊进军。听我说完江豚的种种好,樊进军大叹:“它不是畜生,完全跟人一样嘛!要坚决保护!你保护江豚一万年都是对的!”

有人不解:难道江豚比GDP还重要吗?这时,我总是冷却自己的血液五秒,再回话:“江豚,绝对不是跟GDP无关的一种存在。其实,江豚就是GDP。江豚是长江生态健康的标志。如果江豚灭绝,就表明长江及洞庭湖生态系统遭受了重创。保护江豚就是保护长江、洞庭湖的生物多样性。现在的长江、洞庭湖已不能支撑豚类的生存了!总有一天,它也不能支撑人类的生存。”也许有人厌烦我的唠叨,但我准备永远讲下去。

我邀集新闻、文教、科学界人士及部分渔民,成立了民间首个江豚保护组织,确立了三大目标(让江豚升格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;助推政府尽快建立东洞庭湖江豚自然保护区;实施江豚迁地保护),强推“大泽腾(豚)龙环保计划”。从2011年8月起,我每天忙15个小时,组织志愿者做16项工作;已负债120万元。某些既得利益者或责难,或威胁恐吓。有巡逻队员半夜巡逻归来被人打伤。有人戳我小车轮胎,还贴一个“杀”字。我不怕。

我傻?这是对子孙后代负责,我觉得光荣。白鱀豚没有保护好;我不愿意子孙再来谴责吾辈没保护好江豚。

着名演员濮存昕也傻?今年两会上,他的提案就是“保护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长江江豚”。他深情地说:“是时候为子孙后代考虑了!”

好多记者问我,做环保十多年,今年大年初一还负了伤,后悔吗?我说从来就没有后悔过。中国做环保,必须有一批甚至一代人做出牺牲。环保是苦差,但也是乐事!

大约是傻到了顶的缘故,我忽然成了珍稀动物。许多媒体记者都来看稀奇,给我送一摞高帽子:洞庭游侠、洞庭湖上的索南达杰、环保猛士、?中国十大责任公民。三湘都市报记者鲁红来看我时说:“我最喜欢网友称你为‘江豚爸爸’!”

?“江豚爸爸”,这是多大的荣誉啊!

朋友,我的江豚,也是你的宝贝!让我们都成为长江守望者,永远留住江豚的微笑!

(徐亚平: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长)

我的江豚,你的宝贝.jpg

注:所有转载,均需注明来源。